重慶馴人
  山城重慶,本不是馬棲息繁衍的地方,但這不能阻止山城百姓對馬的喜愛,現在,有不少馬兒來到重慶生活。重慶哪些地方能看到馬?是哪些人在照顧它們?又有哪些本地元素與馬有關?本報今日推出馬的特刊帶你一一瀏覽。首先,帶你認識重慶的馴馬人。
  馴馬師
  從英國帶著
  馬兒來中國
  漢娜 30歲
  從英國帶著
  馬兒來中國
  30歲的漢娜(HANNAH),高挺的身材,淺藍色的眼睛,來自英國。
  昨日上午10點過,江北鳳凰灣馬會馴馬場,一身馴馬裝的漢娜拉著韁繩,身下的一匹黑色駿馬,名叫“gentle”,在英語里的意思是:溫和的,文雅的。
  漢娜出生於馴馬世家,三年前受邀到中國工作,她沒有帶其他的東西,只帶上了父親為她選的一匹馬。當時,這匹馬五歲,漢娜給它取名“gentle”,希望它向紳士一樣。
  有了“gentle”的陪伴,漢娜在中國的日子就不孤單了。從北京到成都,再到了重慶,換了3個養馬場,“gentle”跟著她在異國走南闖北。““他既溫柔又聰明,但有些懶,喜歡撒嬌。”說起這些的時候,漢娜像在說自己的孩子。“gentle”休息時,喜歡用腦袋在漢娜身上磨蹭,經常弄得她衣服上全是口水。
  漢娜說,走過這麼多養馬場,“gentle”可能是唯一一匹吃香蕉的馬。每次從馬會下山購物,漢娜很少買自己的東西,總會大包大包往山上提香蕉。同事們都笑她,養了一隻猩猩。“gentle”的專長是“盛裝舞步”,這是奧運會項目之一。除了“gentle”,漢娜的手下還有兩匹西班牙血統的馬。
  作為騎手和馴馬師,漢娜說,其實養馬跟養孩子一樣,“你對它好,它就對你好。”平時,脫下馴馬裝的漢娜,喜歡扎著馬尾穿著休閑裝,牽著“gentle”一起散步、玩耍,漢娜說,馬也像人一樣有情有義。
  馬術教練
  17歲奪得
  競速賽冠軍
  苟渝 29歲
  17歲奪得
  競速賽冠軍
  昨日上午10時,江北某馬會的馬場內,一位頭戴騎士帽,身著藍衣白褲騎士服的男子正在訓練。只見他騎在馬上,先繞場漫步,隨後馬速加快,他時而彎腰俯身馬背,時而抑制韁繩減速緩行。身姿矯健,瀟灑有型。
  這名男子叫苟渝,今年29歲來自成都,他是這家馬會的總教練兼騎手。苟渝說,進入此行12年,最初結緣於17歲,一位叔叔帶他去馬會玩。
  “那是第一次接觸,馬很大,挺震撼。”苟渝回憶,那是匹黑色的伊犁馬。在叔叔勸說下,苟渝第一次爬上馬背,“很害怕,剛上去就下來了,根本就沒騎。”苟渝說,他剛開始接觸馬的時候,連摸馬都不敢。
  經過一個月對馬的瞭解,和周圍人的鼓勵後,苟渝再次騎上了馬背。2001年他接受了半個月的集訓,進入到專業騎手隊伍中。當年6月,苟渝參加全國西部賽馬節,斬獲速度賽冠軍。不過,大喜之後迎來了大悲———苟渝從馬上摔下來,骨折。長達半年的卧床後,他又回到了馬場,苟渝沒有再回專業賽場,而是選擇留在馬會做一名教練。
  在苟渝12年的馴馬生涯里,他馴養過幾十匹馬,有一匹馬讓他印象深刻。那是一匹叫“果果”的奧爾洛夫馬,是一位馬主寄養在馬會裡的。“它的脾氣很烈,當時有半年沒馴了,染上不少壞習慣。”苟渝說,他每天去看果果,給它帶它最愛的胡蘿蔔和方糖,每天晚上睡覺前,還要去看看果果。
  半個月過去了,正如苟渝所料,果果漸漸開始親近他,一聽到他的聲音就“呼呼”的低鳴。一次,苟渝和朋友打賭:即使果果看不見他人,只聽見他聲音,也會有反應,朋友不信。於是,苟渝站到馬廄門外,和果果打招呼,苟渝喊了20聲,果果回應了20次,這讓朋友驚奇不已。
  “馬都是通人性的,它知道誰對它好。”苟渝說。
  釘蹄師
  有碩士學歷
  全世界僅144人
  亞瑟 27歲
  有碩士學歷
  全世界僅144人
  昨日,我們沒有看到27歲的愛爾蘭釘蹄師亞瑟,因為他很忙———他來中國工作不久,有著釘蹄師碩士學歷,而全世界目前有這個學歷的不過144人。
  馬會工作人員介紹,一匹被精心照顧的馬兒,大概4到5周換一次馬蹄鐵。每個月,亞瑟都在重慶、北京、上海、廣州、韓國這些地方打轉。沒有一個馬蹄是一樣的,如果不因馬做掌,會影響馬兒的行動,更別說奔跑了。所以,釘蹄師對於專業的馬兒很重要。根據馬蹄的形狀,打制出合適的馬掌,最後用3釐米長的鐵釘,釘上蹄鐵。
  亞瑟的“美甲室”不大,只有一個馬廄的大小。美甲最累最考技術的地方在:需要用火將金屬燒軟,然後打造出軟硬和形狀都適用的馬蹄鐵。這除了是技術活還是體力活,經驗和耐心缺一不可。
  工作人員說,亞瑟雖然才27歲,但他12歲就開始給馬兒們做鞋,已經15年了。被馬踢傷,已經不是什麼新鮮事了。換蹄鐵的過程是,要將馬腿抬起,將馬蹄夾在自己兩腿之間,拿出釘子,卸下舊的蹄鐵,然後打磨馬掌。打磨好馬掌後,將事先準備好的新蹄鐵換對位置,釘上新蹄鐵,打磨調整。
  雖然亞瑟的具體收入工作人員沒有透露,但他告訴記者,在歐洲,一般場地障礙賽的釘蹄師年收入在3萬歐元左右,而在速度賽這樣對馬蹄鐵磨損更厲害、要求更嚴格的賽事里,釘蹄師的薪水更高,能夠達到4萬歐元左右。
  騎巡隊員
  想幫馬兒塗睫毛膏
  陳瑤 26歲
  想幫馬兒塗睫毛膏
  昨日下午2點半,洋人街金色大廳附近,兩位穿著紅色騎士服、戴著黑色墨鏡、騎著棕色大馬的美女迎面走來,非常醒目。他們是洋人街騎巡隊的成員,騎馬巡邏是她們每天工作之一。
  騎巡隊成員、26歲女孩陳瑤,來自四川成都。“12歲時騎過一次馬,感覺很自由很帥。”陳瑤說,從此自己喜歡上了馬,2006年10月8日,當時自己還在當服務員,聽說洋人街騎巡隊招人,她趕緊過來應聘。
  “它叫旋風,蒙古馬,今年8歲。”陳瑤邊說邊撫摸身邊的棕色大馬,說:“我來的時候一眼就相中它了,心想以後可以騎它巡邏該多好。”馬兒似乎明白她的話,用頭不斷推她的後背,“哎呀曉得你喜歡我,我是看著你長大的,名字都是我給你取的。”
  “你不覺得它眼睛很漂亮嗎?塗點睫毛膏更可愛。”陳瑤說這話時,旋風也配合著眨眼睛。陳瑤說,每日早晨,馬夫都會帶馬兒外出吃草,下午2點左右開始巡邏,每次半小時,休息10至20分鐘再繼續,直至下午5時左右結束巡邏。
  “它很聽話,特別喜歡和游人合影。”陳瑤笑著說,每次有游人要求合影,旋風都會主動把頭蹭過去,盯著鏡頭看。
  “我覺得我們是朋友吧,只要見到它就會很開心。”陳瑤輕拍馬背,再次騎上馬。“走了,我們巡邏去。”她摸摸旋風鬃毛,旋風立即抬起頭,昂首挺胸離開。
  重慶晚報記者 陸綱 任夢 丁薛文 任君 朱雋 實習生 廖雪源 通訊員 劉五嶽 張雨 攝影報道
  ■美女馴馬師漢娜和她的馬兒“gentle”在江北鳳凰灣馬會工作  (原標題:重慶馴馬人)
創作者介紹

重陽

ud81udtzgf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